<span id="ofukw"></span>

        <tbody id="ofukw"><pre id="ofukw"></pre></tbody>

        <em id="ofukw"><acronym id="ofukw"></acronym></em>
      1. <dd id="ofukw"><track id="ofukw"></track></dd>
          <th id="ofukw"><track id="ofukw"></track></th>
          <button id="ofukw"><object id="ofukw"><cite id="ofukw"></cite></object></button>


           ■ 項慶輝


          2017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促進建筑業持續健康發展的意見》(國辦發〔2017〕19號,以下簡稱《意見》),鼓勵工程咨詢企業開展全過程咨詢服務(以下簡稱“PMC”),在全國掀起了對PMC業務模式的探索與實踐熱潮。為進一步加快PMC業務模式的推廣,提升固定資產投資決策科學化水平,完善工程建設組織模式,推動建筑業高質量發展,國家發展改革委、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依據該《意見》,于2019年聯合印發了《關于推進全過程工程咨詢服務發展的指導意見》(發改投資規〔2019〕515號,以下簡稱《指導意見》)。作為行業權威指導性政策,《指導意見》對PMC項目負責人的資格提出了較高要求,但是在實踐過程中發現一些新的問題。



          一、變更項目負責人風險較高


          實踐中,PMC業務具有項目服務周期長、情況復雜多變、業主差異化要求明顯且存在較大波動性等特點,項目負責人面臨較大的壓力和挑戰,有時工作態度會發生較大轉變,工作能力達不到要求,在此情況下,企業須更換項目負責人以應對復雜局面。


          然而,以當前禁止企業更換項目負責人的約束性政策來看,一旦企業變更項目部負責人,則面臨業主或政府機關動輒幾百萬元的違約處罰或行政處罰,企業面臨較大的責任風險。如果企業不變更項目負責人,當前的項目負責人綜合能力又不能勝任,則項目工程質量和進度難以保障,給業主方和企業方帶來不利影響甚至損失。企業只能通過額外委派新的項目部負責人予以保障,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企業的用人成本和管理負擔。


          筆者建議政府主管部門統籌考慮,深入研究,建立項目負責人變更或退出機制,規范市場,引導企業健康可持續發展,確保工程建設高質量推進。



          二、監理與PMC業務體系未能很好融合


          我國監理行業從1988年啟動試點以來,監理公司責、權、利不對等的問題一直比較突出,預期的監理職能沒有得到有效發揮,在工程建設領域的地位也比較滯后,缺少足夠的影響力,往往被行業所詬病。為解決這一問題,《指導意見》鼓勵推行PMC業務模式,由咨詢單位提供招標代理、勘察、設計、監理、造價、項目管理等全過程咨詢服務,監理職能融入PMC,打通工程監理專業與投資咨詢、工程設計、工程造價、項目管理等各專業之間的協同,發揮集聚效應,提升影響力,促使監理職能有效履行。然而,實踐中監理業務自成體系運作的局面并未改變,不少項目在運作過程中,PMC業務體系和監理業務體系并未很好地融合、銜接,依然各自獨立開展工作。


          為此,筆者建議盡快出臺有關監理職能融入PMC業務的具體指導性政策文件,先行先試,以點帶面,持續推進,加快監理公司的轉型升級。



          三、各專業條塊化分割問題尚未根治


          推行PMC業務模式,旨在通過資源整合,打通傳統工程咨詢行業咨詢、設計、招標、造價、監理、項目管理等各專業之間的壁壘,解決專業條塊化分割的問題,促進各專業的有效協調與協同,提高生產運營和管理效率,降低資源損耗,最終實現1+1+1>3的目標,這是國家大力推廣PMC業務模式的初衷之一。然而,實踐過程中,PMC業務模式歷經數年的探索與磨合,各專業之間條塊化分割的歷史問題依然存在,專業之間的壁壘和資源的不協調為PMC業務推廣帶來新的挑戰。


          筆者建議政府主管部門、相關行業協會借鑒國外先進的工程咨詢企業管理模式,引進先進的管理經驗,出臺相關政策,鼓勵、扶持一批龍頭企業作相應的探索和示范,并引領行業發展。



          四、資費標準、模式不統一,制約行業發展


          《指導意見》在“完善全過程工程咨詢服務酬金計取方式”中指出,全過程工程咨詢服務酬金可在項目投資中列支,也可根據所包含的具體服務事項,通過項目投資中列支的投資咨詢、招標代理、勘察、設計、監理、造價、項目管理等費用進行支付。投資者或者建設單位應當根據工程項目規模及復雜程度、咨詢服務范圍、內容和期限等與咨詢單位確定服務酬金。全過程工程咨詢服務酬金可按各專項服務酬金疊加后再增加相應統籌管理費用計取,也可按人工成本加酬金方式計取。隨后,各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也相繼出臺PMC資費試點方案,對試點項目采取PMC咨詢取費模式與取費標準進行了規定,但各地規定各不相同,主要表現為四種模式,分別是單項收費匯總模式、總價費率模式、人工工時費模式、基本酬金加獎勵模式。如浙江和廣東采取“基本酬金+獎勵”模式,四川采取“現行取費分別計算后疊加”與“人工計時單價取費”,湖南采取“各項專業費用疊加控制合同價,也可采用費率或總價方式”以及“新增協商確定”等。由于資費規則不統一,導致各地資費模式不相同,資費口徑和資費標準存在較大差異,各地PMC企業以及同一PMC企業在不同地域的PMC項目,在具體落實當地PMC取費政策時,往往面臨獎勵難以兌現、人工計時工作量大、工程項目難易程度不一致且存在較大個體差異性等問題,從而取費政策難以落地,也為PMC企業在全國發展業務、拓展市場帶來了挑戰,影響了企業發展的速度和質量,甚至增加了企業管理與運營的成本。


          筆者建議國家層面盡快統一PMC業務取費規則,并要求各地政府主管部門因地制宜,統一按國家政策要求明確取費口徑和取費標準,為培育全國性的PMC企業奠定基礎,激發企業布局與拓展全國市場的活力。



          五、引領性標準缺失,服務標準體系尚未建立


          《指導意見》第五條“優化全過程工程咨詢服務市場環境”中,明確強調“研究建立投資決策綜合性咨詢和工程建設全過程咨詢服務技術標準體系,促進全過程工程咨詢服務科學化、標準化和規范化”。當前,PMC業務模式在國內屬于新興事物,國內關于PMC服務技術標準體系尚屬空白。今年4月,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住房和城鄉建設部聯合發布了《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全過程工程咨詢服務技術標準(征求意見稿)》,但是至今未能發布公示稿或試行稿,企業開展PMC業務只能摸著石頭過河,不斷探索前行,難免遇到這樣那樣的問題。


          筆者建議政府主管部門牽頭,引領行業協會和優秀企業,盡快研究編制PMC服務技術標準體系的頂層設計和規劃,盡快出臺國家標準或行業標準,以先進團體標準或企業標準作為發展行業標準化建設的樣板,充分發揮標準引領的作用。





          • 作者:浙江五洲工程項目管理有限公司標準化中心副主任

          • 原文見2020年第23期《建筑》


          2020年12月22日

          ?中小企業發展的困惑及建議 ■李建中

          上一篇

          下一篇

          基于PMC和工程監理業務實踐的幾點思考 ■ 項慶輝

          添加時間:

          分享到: 微信 QQ好友 更多 0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天天做天天爱夜夜爽,在线观看的a站,久青草国产在线视频,天天爱天天做天天爽